解讀Endira Julianda與謝怡如的語彙  

藝評: 林君薇 (美國德州大學 奧斯汀分校, 藝術史碩士生, 專攻當代藝術)

Endira Julianda出生於印尼雅加達,擅長以黑白色系的水彩描繪都市生活中人與動物的面貌。對她而言,黑與白,有一種無法觸及(untouchable)的特質,似乎暗示著一個從未被佔領的時空。而渲染式的筆法,更讓畫面產生一種抽離的感覺。Julianda的創作,圍繞著對人與動物之間「領域」歸屬、劃分的微妙關係。領域的佔有是一個很原始的現象,動物本能地鞏固自己的領域,防止其他動物的介入以求生存。即使人類的思想比動物更複雜,但是人類所作所為到頭來仍然是基於想要存活的本能,有形或無形地佔據、擴張或維持自己與動物的領域關係。

Julianda並不是直接描繪眼前所見,而是在畫布上建構一個虛實交融的世界。在Julianda的畫中,我們看到牛、羊如幻影般以超寫實的狀態出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。原本再日常不過的景象,因為動物的加入,而使畫面更具張力。當牛從背後凝視著正在用餐的女士、羊從旁觀察丈量西裝的男士,面對畫作的我們不免產生一股悚然的感覺,設想若畫中被動物監視的男女是我們,我們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?此時,畫中的世界與自己所處的世界產生落差,這種衝擊使我們對生活中動物和領域的認知進行反思,思考都市生活中人與動物之間的領域關係是否有重新劃分的可能性。

在另外一個系列中,藝術家以時下年輕人俯視雙腳拍照的構圖為靈感,暗示人們以拍攝雙腳所佔據的空間作為一種自我宣示的方式。所穿的鞋和腳邊的動物都成了自我定位的一部分。相較於前一系列,這一系列更直接聚焦於人與動物的領域關係,畫面只有單純兩組物件:一雙腳與動物,並有大量的留白,因此兩者之間曖昧的空間意識更赤裸裸地呈現。雙腳與狗、小鳥、老鼠和老虎面對面,既貼近又疏離,領域的界線看似明顯卻又模糊。Julianda以對人、動物和空間的敏感度為出發點,衍伸出人類最原始的慾望是如何在空間中交涉。

謝怡如以人和動物為主要題材,敘事性地呈現出一個奇幻的國度。看謝怡如的作品,可以感覺到那止不住的歡樂如音樂般流動。揮灑在畫布上的鮮豔色彩讓觀者們目眩神迷。畫面中豐富的人、動物和花草看似細瑣,但整體而言,物與物之間仍然協調而富整體感。她打破了傳統對時間和空間的認知,將內在流動的心靈意識呈現在畫布上,亦即所畫的是她過往經驗總和與當下情感的交融。

謝怡如創作的靈感來自於自身的記憶。在回想曾發生過的事的同時,她本能地跳脫自我,以他者的角色情境式地審視、構思自己的創作,既扮演著旁觀者,也是創作者。這樣的跳脫讓她可以拋開束縛,更容易釋放自我對於故事的強烈情感。然而,當她以旁觀者的姿態創作時,其實在在流露的情感都還是本我的。事實上,用客觀的角度看自己,對謝怡如來說是一種自我探索、正視自己的方式。探索的此刻,也得以輕鬆自在地建立與外界連繫的平台。畫面中的人和動物幾乎沒有表情,如此,觀眾被賦予了更多想像空間,跟隨畫面中人物、動物的視角,試想故事可能的發展。當我們試圖去感受、體會創作者的世界,進入她的意識流的同時,我們也在挖掘、招喚自己過去經驗的總和,與自我當下的感覺連結。